您所在的位置是:风云动态 >首富争夺战背后: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或将重现

首富争夺战背后: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或将重现

日期:2017年08月21日

在国内,以上风险已经开始引发警醒。例如支付宝做征信一直面临在收集用户信息方面合法性的质疑,例如滴滴和快的合并时关于行业垄断的讨论。法律的完善,必须赶上新技术、新事物前进的速度。




作者 | 彭梁洁

来源 |华商韬略

(ID:hstl8888)



  双马轮流做首富,是这几天最富有戏剧性的事。


  然而,比起讨论在这场拉力赛里谁又夺回第一的宝座,更值得关注的是,马云、马化腾两大互联网大佬的前后加入,意味着房地产起家的李嘉诚、王健林时代正在远去,互联网对于提高生产力、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意义,被资本市场标注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价值,互联网领跑中国经济的时代已真正进入深水区。


首富争夺战


  8月7日,随着腾讯股价持续上涨,马化腾以约362亿美元的财富超越身价356亿美元的马云,成为中国首富。


  但马云只给了马化腾半天的时间。福布斯实时数据显示,8月8日中午,马云就以个人财富364亿美元反超马化腾,重新夺回首富之位。


  实际上,这两位互联网大佬之间不只是首富之争,其掌管的阿里巴巴和腾讯,在谁是中国市值最高公司的赛道上,也是你追我赶。二人的财富增长,也主要源于这两家公司股价的水涨船高。


  2015年、2016年以及今年截至8月10日,腾讯股价涨幅分别为35.6%、24.4%和65.3%,一直保持稳步增长态势,今年增长势头尤甚,目前已越过300港元高位。


  2014年,腾讯在高位时将股票“一拆五”,股价从500港元变成100,而三年过去,价格已经翻了两番。或许重回500,并非遥不可及。


  登陆纽交所不到三年的阿里巴巴,熬过了前两年的低迷,终于开始发力,今年以来截至8月10日,其股价涨幅达72.9%。


  就在马云夺回首富头衔当日,阿里巴巴市值同时迈过了4000亿美元门槛,而这离其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大关仅仅过去了两个多月。更富有戏剧性的是,8月9日,腾讯又奋起直追,同样冲进4000亿美元阵营。


  目前,第一之间的争夺一直在阿里巴巴和腾讯之间展开,宇宙第一大行工商银行、中国石油和中国移动三大国字巨头,一时间或许难以超越。


  而双马此番的首富争夺战,正值地产大佬李嘉诚、王健林抛售资产之际,时间点上的重合让背后的意义更加耐人寻味。


华尔街为科技股狂,中概股受益


  随着股价一路高歌猛进,阿里和腾讯都出现在全球市值最高公司TOP10榜单中。


  实际上,二者在资本市场的辉煌,除了自身的业绩支撑,还离不开华尔街对科技股的厚爱。在前述TOP10榜单中,互联网或者说科技公司,早已稳稳地占据了超过半壁江山。


  中概股在很大程度上从中受益。除了阿里和腾讯,在财报业绩的推动下,百度、微博、京东、陌陌等公司的股价也持续创出新高。


  而被称为美国科技股四大天王的FANG(Facebook、亚马逊、Netflix、谷歌),今年以来截至8月10日收盘,都表现亮眼,其中Facebook涨幅最大,达到45.5%。


  而就在7月底,世界电商巨头亚马逊市值首次突破5000亿美元,成为由苹果、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以及微软组成的“5000亿俱乐部”的第四位成员。


  今年以来,资本市场似乎都在为科技股疯狂。


  整体来看,美股科技股今年以来持续走强。衡量新技术行业的纳斯达克指数涨幅远超标普500指数,而标普信息科技指数的涨幅也成为标普500指数中表现最好的一个板块,超过金融股。


  “今年,基金投资科技股的资金规模有望创下15年来最高,并且可能很快会达到全球基金经理管理资产的25%。”美银美林的报告指出,投资者对科技股的偏好保持强劲。


泡沫重现?


  今年7月中旬,标普500科技指数连续第九个交易日走高,一举越过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前夕的最高点,收于992.29。


  十七年前的互联网泡沫让人心有余悸。20世纪90年代末,美国掀起了一场以互联网产业引领的投资热潮,期间纳指狂飙17倍,当时只要名称中有“.com”的股票都遭到投资者疯抢。


  2000年,美国进入加息周期,流动性减少,资金大量撤出,一切都随之化为泡影。


  泡沫又要来了吗?中概股的风头无俩,是否只是昙花一现?


  实际上,当前纳指早在2015年就突破了泡沫时期的最高点,仍然增长至今;另一方面,与当年的非理性狂欢不同,目前科技股估值约为19.4倍,而在2000年,科技股估值高达73倍。


  最重要的是,两次增长背后,有着完全不同的逻辑。


  相比17年前,这一次的增长有两个特点:第一,科技股公司有业绩支撑;第二,这些公司已经真正融入并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从宏观上来看,互联网时代,科技作为一种生产力,正以几何级数增长以创造社会财富。以中国为例,今年互联网大会上发布报告称,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22.6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30%。


  就微观而言,以FANG、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并继续深入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从衣食住行的刚性需求,到休闲娱乐、文化教育、理财消费等领域,无所不包。


  今年,《财富》世界五百强出炉,腾讯携手阿里巴巴,共同迈进世界500强的行列。相比市值,这份榜单对一家公司硬实力和综合能力的背书更具有说服力。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中国互联网似乎从诞生之日起经历了大大小小各种泡沫:SNS、团购、电子商务、游戏、视频网站……


  就在互联网创业和投资最疯狂的2014年和2015年,新的公司以每天2—3家速度成立,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带动的融资数额不断刷新,甚至出现风投抢人的局面。


  在中关村创业大街两侧的咖啡馆里,随处可见正在向投资人贩卖故事的创业者,夸张的说法是,哪怕你只有一个创意,只要它足够好,就能让投资人掏钱。


  当时流行的一个段子是,创业大街上一个广告牌掉下来砸到十个人,九个都是创业者,还有一个是风投。


  期间有两件大事搅动了市场,成为互联网创业者狂欢的兴奋剂。


  第一件,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纽约上市,马云的荣光照亮了无数人的梦想;第二件,2015年两会期间,“互联网+”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政策导向真正开启了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无疑让创业的门槛降低。


  然而与此同时,“资本寒冬”的论调也在狂欢中悄然而至。2014年,经纬创投张颖发表公开信,提醒旗下投资的公司要开始备足余粮,准备过冬。


  寒冬在2015年下半年如约而来。


  IT桔子数据显示,在创业公司数量方面,2016年新成立的公司不到2015年的四分之一;而在资本方面,相较2015年,2016年的获投企业数量同比下降超过三分之一。


  这一轮资本寒冬,或许已经为中国互联网行业挤掉了一轮泡沫。事实证明,寒冬以后,互联网创业与投资领域正在回归理性。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2016年获投企业数量虽然锐降,但投资金额却不减反增。对于投资人来说,大浪淘沙的环境更有利于帮助自己剔除“身子骨弱”的公司,让真正优质的公司浮出水面。


  跟科技股的强劲涨势相呼应,互联网投融资市场于今年也开始回暖。数据显示,2017年二季度投融资案例数量和金额虽然远还未能达到几年前盛况时的水平,但跟一季度相比,两个指标都接近翻番。


第四次工业革命


  美国哲学家爱默生说,在薄薄的冰层上滑冰,唯一不掉进冰窟窿里的秘诀,就是你奔跑的速度要快过它坍塌的速度。


  十七年前,美国最大科技公司是微软、英特尔、IBM等,如今除了微软,其他几家巨头的地位已经被苹果、Facebook以及谷歌等代替。


  实际上,此番上涨的背后,是一个更加深刻的社会命题。


  2014年,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提出“工业4.0”的概念,在世界范围内,为推动以人工智能、清洁能源、无人控制技术、量子信息技术、虚拟现实以及生物技术为主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产生了深远影响。


  而以电子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于上个世纪50、60年代开始,如今方兴未艾,正是我们所处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当互联网时代的风口所剩无几,更加前沿的技术革命正在酝酿和萌芽。


  2016年3月,一场世纪人机大战吸引了全球的眼球。谷歌研发的阿尔法狗对阵世界顶级围棋手李世石,以4:1胜出。


  而此次人机大战最深远的影响是,让人工智能正式走入大众的视线。


  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人工智能企业融资额达92.2亿美元,是2012年的5.87倍。具体到中国市场,2016年涉及人工智能的企业就超过1477家,总计融资27.6亿美元。


  今年的两会上,人工智能正式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跟两年前“互联网+”的意义仿佛如出一辙。


  如今的互联网巨头是幸运的,创新基因和技术优势无疑能让他们在未来这场新的革命中抢占先机,至少不掉队。


  2016年全球范围内,科技巨头在AI上的相关投入已经达到200亿到300亿美元,相当于一个大型上市公司的市值。其中,90%用于技术研发和部署,10%用于收购。


  Facebook的Bob和Alice、谷歌的阿尔法狗、苹果siri和微软小娜,百度的无人驾驶和小度机器人、马云的无人超市……这些或许才是他们被资本市场看好的根本原因。


是泡沫,还是风险


  如今,华尔街投行的分析师们手握各种指标,跟当年泡沫破灭前夜进行对比,敲响了对于科技股泡沫的警钟。


  第一个对比是,科技股市盈率已涨至19倍,处于史上最强的“超买”状态,已超过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


  第二个见顶的信号是现金头寸的低位。美银美林表示,目前他们私人客户账户中的现金头寸已经降低到了历史低位,投资者几乎是投入全部身家拥抱市场,这就意味着将来他们还想追加投资,也将难以为继。


  实际上,华尔街的警告已经发生了作用。在截至7月28日的五个交易日中,追踪纳斯达克100指数的QQQ(PowerShares QQQ Trust Series 1)的资金流出量达到了37亿美元,创下自2007年11月初以来的最高水平。


  泡沫论年年有,在股市中,最终只有极少数人能全身而退。然而,不管泡沫是否存在,风险都是值得警惕的。


  有数据显示,五大科技股对美股影响太大,贡献了标普40%的涨幅、纳指55%的涨幅。这种集中的后果就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一旦倒下,一损则俱损。


  此外,针对在线隐私和消费者数据收集方式的新规,反垄断法规的影响和干涉,以及随着科技公司涉足多个行业导致的恶性竞争加剧等,这些才是摆在互联网巨头面前的更加现实的关卡。


  在国内,以上风险已经开始引发警醒。例如支付宝做征信一直面临在收集用户信息方面合法性的质疑,例如滴滴和快的合并时关于行业垄断的讨论。法律的完善,必须赶上新技术、新事物前进的速度。


  此外,新技术的发展引发的伦理思考,也将成为人们对科技股公司价值判断维度中的一个不确定因素。


  今年5月,阿尔法狗再次战胜世界围棋冠军柯洁。除了感受到科技的伟大,在评论区有一个声音说,“人类围棋智慧宫殿已被攻陷,为什么我隐约感觉有点悲伤”。


电话:010-84372755
邮箱:fengyun@fengyun.vc
   技术支持 -创巢